• 物理系张立源课题组首次从实验上证实了三维量子霍尔效应的存在

  • 物理系张立源团队首次观测到三维量子霍尔效应入选2019年中国十大科技进展新闻

  • 杨学明院士团队在Science刊文报道化学反应量子几何相位效应研究重要进展

  • 量子研究院学者在超导量子线路系统中两比特量子门操控研究取得进展

  • 化学系李闯创团队实现罕见高张力天然产物的首次全合成

  • 杨学明院士团队在Science发文揭示电子角动量对化学反应微分截面的影响

  • 理学院物理系何佳清团队一周内在Science发表2篇热电材料研究论文

  • 地空系刘凯军团队在磁层中氧离子回旋谐波的激发问题上取得成果

新闻动态 学术活动 通知公告
党群园地

2020年“双优培育计划”获奖者何川:不忘初心,坚定信念,用教研实践筑牢党性修养根基

【编者按】为推动党建与教学、科研工作的协同发展,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寻找解决发展高层次知识分子党员新路径,理学院党委于2019年推出教研序列教授“双优培育计划”,今年5月,已入选第二批。为展现党性优、业务优的“双优”教研人风采,树立先进的党建、教学科研良性互动典范,我们将对五名获奖人进行专访。


“是什么力量支持着革命先烈们在如此艰苦卓绝的环境下可以矢志不渝,一路走下去?这些大多只有20岁左右的年青人,怎么能在如此轻的年纪就有着这样的觉悟?能够在生与死的抉择面前,为了革命牺牲小我?”


自2018年何川参加了南方科技大学(下称“南科大”)组织的国情党性专题教育培训班后,他常思考这样的问题,鞭策自我。


这位85后化学系副教授,将自己的身份定位为“科研工作者”和“基层党员”。


他近期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上发表了其课题组的最新研究成果——在“构建杂原子中心手性”领域取得的两项重要研究进展。成为化学系第十党支部书记之后,他最想做的一件事,是能有机会组织学生到红色基地缅怀革命历史,现场感受“红色精神”。


今年5月,他入选了理学院教研序列教授“双优”(科研+党建)培育计划,成为本年度5位入选人之一。


2018年暑期,何川跟随南科大教师队伍赴江西井冈山革命老区参加国情党性专题教育培训班学习。


筑牢党性修养根基


重走朱毛挑粮小道、参观毛泽东故居、吃红米饭、瞻仰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2018年,到南科大的第一个暑假,何川跟随学校教师队伍赴江西井冈山革命老区参加国情党性专题教育培训班。


一周学习培训后,何川在学习体会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这让我有机会重温那段艰苦而又光荣的井冈山革命斗争历史,对我的触动和影响非常大。我深切感受到革命先烈们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革命精神。这种精神激励着我要坚定自己科研的理想和信念,艰苦奋斗攻难关,在南科大这个良好的平台上,做出新的成绩。”


这样的心灵触动并非首次,他的成长印记里就包含着红色基因。


何川出生于四川省乐山市。历史上,四川是朱德、邓小平、陈毅、罗瑞卿、张爱萍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故乡,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将帅之乡,同时具有着长征丰碑等红色旅游资源。


人手一朵小白花,和小朋友们一起,到烈士陵园吊唁缅怀丁佑君烈士的革命事迹——这是何川对自己小学期间的清明节记忆。他记忆得清楚:“这名年轻的党员因为绝不吐露解放军的消息,年仅19岁时就被土匪杀害。”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中学时期,何川就读于五通桥中学。丁佑君烈士13岁时,也就读于这所中学。


这所前临涌澌江、背倚青龙山的百年老校,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1938年,中国共产党在校内建立了地下党组织“通材特支”,已故李鹏总理的母亲赵君陶同志作为“通材特支”成员,曾以通材中学(现为“五通桥中学”)教员的身份在学校从事革命工作。李鹏跟随革命的母亲,曾在这里生活和学习过。


何川对母校这段历史如数家珍,“李鹏的母亲赵君陶,她在革命时代曾辗转四川的许多学校任教,其中就有我初中、高中求学的学校。她到哪里,哪里就播下革命的火种,教育出一批又一批具有进步思想的学生。”


五通桥中学是国家级示范性高中,每年会有三四个品学兼优的同学被发展成入党积极分子。高三那年,何川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


“我的父亲是一名中共党员,我从小受他的影响比较深,一直觉得能够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在当时的我们看来,组织上能够批准一个学生入党,对学生来说那是比评上‘省级三好学生’还要大的肯定。”


之后,何川有近10年的求学生涯是在武汉大学,直至获得有机化学博士学位。


巧合的是,武汉大学与乐山也有不解之缘:1938年2月到 1946 年秋,武汉大学迁往四川乐山,度过了八年艰苦的岁月。此间,武大不仅培育了数千名学有专长术有专攻的各类人才,而且对改变交通险阻、风气闭塞,文化、教育、科技均为落后的西南地区小城市乐山市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用何川的话说,“这算是一种莫名的缘分,也是一种精神上的传承。”


2013年博士毕业后,何川加入英国剑桥大学化学系从事博士后研究。两年后,他拿到了玛丽居里fellowship。“博士后阶段相当于为独立开展(科研)工作做准备。拿到了这个fellowship,基本证明在研究的起步阶段,有人认可你,说明你有能力去做科研,是一种很大的鼓励。我感觉自己在科研的道路上还可以走下去。”


2019年,何川在实验室指导学生。


坚定信念与专业能力同等重要


近日,何川课题组在“构建杂原子中心手性”领域取得了两项重要研究进展,包括如何高效、高选择性地构建硅中心手性和硫中心手性。相关成果分别发表在《美国化学会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IF = 14.612)和《ACS催化》(ACS Catalysis, IF = 12.35)上。


取得这样的进展并非一帆风顺。


2018年,何川入职南科大。学校对教学科研序列教授实行PI制(Principal Investigator,独立课题组负责人制)管理,“我来南科大,有自己的实验室和经费,可以充分地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何川说,自己生活在和平年代,能有机会潜心做科研,是幸运的。


这同时也意味着他将“独立科研,从零开始。”


如何让空荡的实验室运转起来?仪器品类、采购流程、放置设计、组织框架、人事安排......每一个硬件设备都需要考量。软件准备也不可或缺:没有了大老板的成熟体系,课题从哪里来?如何找到一个有创新性、有意义的选题?


课题组运行两年后,开始慢慢积累起一些新的研究结果,何川和学生们将其整理成文,满怀期待地将论文投出去,等待他们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闭门羹。“非常不顺利,几个主流期刊都拒绝了我们的论文。也许是我们没有经验,也许是我们课题意义不够,也许是……”郁闷、挫败感、打击、自我怀疑......类似的情绪困扰着何川。


学生的情绪可能更糟糕。“文章被拒了他会很沮丧,大家都会很失落。在这种情况下,学生会自我怀疑,也会怀疑导师的指导,更容易情绪化。”


作为导师,何川自我鼓励,也不停地给学生“打鸡血”:“所有做科研的人都必须经过这样一个磨练的机会。遇到问题是很正常的,碰壁失败也是非常正常的。所以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心跟乐观的精神,你要相信自己。我们虽然遇到很多困难,你要坚持到最后,我们会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我们一定可以。”


何川认为,科研过程中,乐观心态坚定信念和专业能力同等重要,“因为科研是探索未知的领域,充满了挑战,充满了失败。”


他把做科研比喻成探究未知的森林——做科研就像你面前有一片森林,里面有你梦寐以求的宝藏,但你并不知道在哪里?你会对它充满预期和好奇。走进去发现山路十八弯,到处都是树、岔路,你一开始不知道往哪走?有人运气好,很快挖到一些宝石;有人迷路了;还有的人可能遇到猛兽死掉了……但不管结果如何,这些历程都是在森林探索未知。


他解释,整个过程和做科研类似。并非好的结果才叫结果,不好的结果它也是结果。整个社会的发展需要很多科研工作者投入进来,每一次研究的结果都是重要的。


2018年夏季,何川参加南科大校园开放日工作。


党员身份是鼓励也是鞭策


入选“双优”培育计划之后,何川在表彰会上称自己既“荣幸”又“忐忑”,“因为我深知自己离党性优和专业优的标准还存在不小的距离,我会更愿意把它当作是一种对我的鼓励和鞭策,以及我进一步提高自己的目标。”


对于“双优”,何川有自己的理解,“作为一个基层党员和科研工作者,做好自己的科研教学本职工作就是党性优和专业优最好的体现。科研与党建双融双促的关键在于把握国家需求和导向,进行相关科研方向的研究和探索。”


他解释,党员应该在各方面都起先锋模范作用。作为一名教学科研工作者,首要任务是做好自己的教学科研本职工作,而且应该要做到优秀;在教授队伍里作为党员,党务工作也应该要做好。党员身份,是一种鼓励,一种鞭策,也是一种标杆。你是个党员,你应该做得更好。


如何做好自己的科研教学本职工作?何川认为,“耐得住寂寞,接受失败,坚定信念”在这个过程中非常重要,“因为有可能你做很多东西,别人也不认可你,不接受你。”


他举例,在有机化学领域,很多早期合成的分子,一开始人们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随着时间的发展,人们逐渐发现有些分子可以有很好的药物活性,有些分子可以用作发光材料......


这正是何川觉得科研“有趣”的地方,“做有机化学有一点是最有意义的,就是你在创造新的东西。这些新的东西哪怕你现在不知道它有什么用,也许别人也不知道它什么用,没关系。这也许只是因为整个社会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这也是一种动力。”  


此前,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的讲话中,对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概括为: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


这12个字,被何川视为自我行动的箴言。


他坦言,自己喜欢深入实际了解事物的本来面貌,透过现象看本质,从零乱的现象中发现事物内部存在的必然联系,从客观事物存在和发展的规律出发,在实践中按照客观规律办事。


在学生眼里,何川是一个“非常nice”的老师。化学系2019级硕士研究生游丽军说:“因为实验室就在他办公室对面,我们经常一起跑过去请教他问题,他从来没有不耐烦。何老师也会来实验室了解我们的实验进度,与我们一起探讨问题。”


何川认为,独立自主往大了说,是要把国家和民族发展放在我们自己国家和民族力量的基点上,坚持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往小了说,就是一旦认准一件利国利民的事,就要不畏艰险,坚定不移走自己的路。


今年,他开始担任化学系第十党支部书记。他期待能有机会组织学生一起看红色题材影视剧,到博物馆、革命基地等现场学习革命历史,现场感受“红色精神”,传承红色基因。


“不去现场你是绝对不会感受到那种氛围的,你只有去了才会领悟到不一样,它不一样。就让人觉得真的是......现在的生活太美好了!你会格外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看他们的事迹、听他们的故事,你真的会觉得这些革命前辈太了不起了,太有信念跟信仰了,我们现在的生活真的来之不易。”



采写:钟友迪